the libertines-3  

參考資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Libertines#Discography

Second album and the end of The Libertines (2003-2004)


        2003年10月,在Doherty出獄那天,Barât專程到了監獄的大門口等待他過往的好夥伴,在經歷了一個戲劇化的感傷重逢後,當天他們便在位於英國肯特(Kent)郡一家名為Tap'n'Tinpub進行了一場演出,出乎意料的貝斯Hassall和鼓手Powell也參與了這場演出‧這場表演甚至被NME評選為2003年的年度演出(Gig Of The Year)‧隨後,在同年十二月中時,他們在英國知名的表演場地London Forum,進行了連續三場的sold-out演唱,場場都在樂迷們侵入舞台暴動、狂歡後結束,而這幾場表演更被 Q Magazine選為史上百大精采演出的其中之一,可見這幾場演唱會的熱門程度‧隨後,在2004三月,他們也進行了在當時廣受讚譽的英國巡迴演唱,這次的巡迴中也包含了三場以上在倫敦表演場地Brixton Academy的sold-out成績。

 

         在這一個時期中,原經紀人Banny Pootschi辭職,取而代之的是Alan McGee,英國知名獨立音樂廠牌Creation Records的創辦人(簽過Oasis、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等團),在往後也成為了Dirty Pretty Things的經紀人‧在這段時間,他們持續進行了好幾場演出,並開始與Bernard Butler合作著手錄製他們的第二張專輯‧然而,ButlerDoherty的關係和先前一樣,始終沒有好轉,再一次的合作很快地便宣告放棄‧2004年的NME Awards中,The Libertines拿下了最佳樂團獎,儘管事實上他們在去年時只正式發行過一張官方歌曲《Don't Look Back Into The Sun》‧

 

 

         這次所錄製的新歌曲:《For Lovers》,歌詞是由Doherty的詩人好友:Peter "Wolfman" Wolfe所創作的,並在2004年4月13日單曲發行時拿到排行榜第七名的成績,而這也再創了當時The Libertines的最好成績記錄‧然而在這段日子中,Barât並無法容忍Wolfe以及伴隨著他的藥物,因此嘲諷的為單曲的B-SIDE寫下了《Back From the Dead》一曲‧藉以諷刺Doherty與Wolfman兩人之間的藥物往來。

 

 

         因先前與Butler的合作破局而導致了第二張專輯的製作進度停擺,最後他們請回了先前合作過的Mick Jones再一次擔任他們第二張專輯的製作人,新專輯的錄製這才又走上了軌道‧但就在此時,Doherty的藥癮問題再次爆發,團內的關係也開始變得緊張‧有趣的是,為DohertyBarât所請的保全最後的功用卻是用來阻止他們兩人劇烈的爭吵‧雖然,專輯最終還是完成了錄製,但在最後的混音與剪輯的階段,Doherty離開了,從此再也沒有與The Libertines的團員回到錄音室‧2004514日,Doherty尋求了歐洲知名的醫療獨立組織The Priory,專門處理心理疾病、藥物成癮等問題,試圖克服自身的藥癮‧但他仍無法克制自己用藥的衝動,他提早結束療程離開了。雖然不久後他再次回到了該機構進行療癒,但這次他也僅僅待了一個禮拜便又離開了‧

         

          在Doherty默默離團的這段時間,BarâtWest End Infinity Club籌辦了每個週末的俱樂部狂歡夜名為Dirty Pretty Things(後來因故改名為Bright Young Things)‧在Doherty第二次離開The Priory之後,他來到這家俱樂部,與Barât進行了一次會面,當時HassallPowell也在場。Doherty告訴Barât他的計畫:他打算到泰國去洗淨他的身體、他的精神與心靈以及他的癮症。在那個夜晚,The Libertines進行了一場短暫的演出,在這場表演中,他們並沒有讓Doherty同臺演出,但他們答應Doherty,等他將自己整頓好之後,他們隨時歡迎他的回歸。但誰也沒想到在這場演出之後,整整超過六年的時間The Libertines再也沒有全體團員重新結合,而在這一次的會晤之後,BarâtDoherty也超過九個月沒有任何的接觸。Doherty也很快地在自己的新計畫:Babyshambles中獲得成功與名聲,而The Libertines重新結合的可能性也就隨之降低了。

 

           同時,The Libertines仍同時釋出新的元素,新單曲〈Can't Stand Me Now〉發行之後便空降了排行榜第二名,這首新單曲可以說細膩地描繪了樂團中兩位靈魂人物看似鋼鐵般的友情的崩毀,勾勒出了DohertyBarât之間的愛恨糾葛。在這首歌中Doherty悲傷地問著:'Have we enough to keep it together?',或者是,如歌詞後段所述,我們仍持續地偽裝著,消極地期待彼此的好運不會結束。048月第二張專輯《The Libertines》發行,也得到了他們排行榜中最好的成績,冠軍。041217日,聖誕節前夕,也是The Libertines最後以The Libertines之名在巴黎進行了他們最後一場的演出,Doherty仍然缺席。隨後,Barât選擇解散了The Libertines,他不想在團中缺少了Doherty的情況之下繼續在這個名字底下巡迴甚至是錄製新的歌曲與專輯。(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MAS 的頭像
UMAS

(仮)嚴肅樂/書迷的奧特卡室

UM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